• <tr id='PnjXvsPa'><strong id='PnjXvsPa'></strong><small id='PnjXvsPa'></small><button id='PnjXvsPa'></button><li id='PnjXvsPa'><noscript id='PnjXvsPa'><big id='PnjXvsPa'></big><dt id='PnjXvsP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njXvsPa'><option id='PnjXvsPa'><table id='PnjXvsPa'><blockquote id='PnjXvsPa'><tbody id='PnjXvsP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PnjXvsPa'></u><kbd id='PnjXvsPa'><kbd id='PnjXvsPa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PnjXvsPa'><strong id='PnjXvsP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fieldset id='PnjXvsPa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span id='PnjXvsPa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<ins id='PnjXvsPa'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PnjXvsPa'><em id='PnjXvsPa'></em><td id='PnjXvsPa'><div id='PnjXvsP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njXvsPa'><big id='PnjXvsPa'><big id='PnjXvsPa'></big><legend id='PnjXvsP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PnjXvsPa'><div id='PnjXvsPa'><ins id='PnjXvsP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PnjXvsPa'></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'PnjXvsPa'><q id='PnjXvsPa'><noscript id='PnjXvsPa'></noscript><dt id='PnjXvsPa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PnjXvsPa'><i id='PnjXvsPa'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︰2020-06-02 22:42:31 | 作者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青梅,我的竹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喜歡吃青梅,小小的一顆飽含著橄欖綠的期待,輕輕地咬下去,青澀的味道會隨著舌尖漫遍全身每一個角落.我嚼啊嚼啊嚼啊嚼,,青梅的酸味便上升濃起又落下淡開,我斜眯著眼楮對準一個黑乎乎的洞呸的一下,青梅的殘殼撲通一聲穩穩地掉了下去,發出沉悶而久遠的回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一下子愣在那里,像是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.然後,我拼命拼命地朝家跑去,風在耳邊嘩啦啦地響,我只有一個念頭:回家.回家.回家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小小的銅制鑰匙在手中劃出優雅的弧度,門開了,昏暗的空氣里,我的手不停地做著機械運動,指尖沾染上細細的灰塵,我的腦中一次又一次描繪出模糊的影子,他們總是在快形成一個實體時迅速消散,使我很有挫敗感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終于粉嫩的黃色落入視線,我著把它拿出來,一切完好,只是顯得有├憑珊吐淠心髒一點點地跳動,砰,砰,砰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那是一直用竹子編成的馬,由于存放時間久,以有了腐化的現象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于是整個下午,我嘴里嚼著青梅,手里拿著竹馬,想念著我小小童年中的青梅竹馬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已記不清楚他的樣子了,只知道他的眉毛很濃很濃,像是用筆描上去的一樣,它們 艿匕?諞黃鶉緩笮斃鋇爻逑蛟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用手感受著那份獨特的觸感,然後仰頭望著他:好好玩啊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他咧開嘴笑了,露出七零八落的齒貝:你喜歡那就再摸啊.握住我的手往他漂亮的眉毛上貼,一臉的燦爛與明媚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那時我5歲,他6歲,剛剛掉了兩棵門牙,張嘴就可以看到一個很突丕的黑洞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6歲時,媽媽讓我去上小學,我飛也似的逃開,最後在他家門口看見了背上漂亮書包的他信誓旦旦地說著:我以後要當解放軍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听著他那傻謀V我突然就笑了.回家後我對媽媽說:嗎,我要上學,我要上學,我要和蔚哥哥在一起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媽媽看者我一臉疑惑,最後她漆黑的眸中溢出滿滿的笑意,她說,好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樂壞了,屁顛屁顛地往他家趕,我要大聲的告訴他,以後,我們就可以一起上學了,我們永遠不分開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他一定會很高興的,一定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年少時,天長地久是那麼地簡單,就像路邊的一朵小花,很簡單很簡單就可以觸到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從此公雞啼叫的剎那,我總會一骨碌從床上爬起,睡眼朦朧地做完一切事情後,打開門,總能看見他小小的身軀筆直地站立在那兒,像是接受上級審查一般很嚴肅地對我說:幻幻,你今天又比昨天晚了四十六秒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調皮地吐吐舌頭,伸手挽住他瘦小的手臂撒嬌:蔚哥哥,對不起啦,以後一定不會了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他低頭,沖我微笑:好.蔚哥哥信你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抬頭,正對上他黑如漆墨的眼楮,臉一紅,又趕緊低下頭去.呵,第一次發現,原來蔚哥哥的眼楮也很好看誒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一個陰雨的天氣里,我躲在家里看連環畫,孫悟空長長的金箍棒一下子就把白骨精打死了.我嚇得閉上了眼楮,卻听見了急促的敲門聲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在打開門的一瞬間,我無不遺憾地想到,白骨精是很漂亮的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蔚哥哥站在門外,全身都已經濕透了,晶瑩的雨水順著他光潔的額頭落在長長的睫毛上,整個眼楮看上去水汪汪的,白骨精!我驚呼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什麼?他皺了皺眉頭,拉起我的手拔腿便跑:我帶你去見兩個人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啊?什麼人啊?我還沒帶傘呢.我大聲嚷嚷,可是下一秒所有未出口的話都消盡在嘴角,因為我感覺到那看似惱人的雨絲是多麼的空靈,身體里的叛逆細胞被全數喚醒,有一種法陌生又舒暢的情緒慢慢滲透出來.第一次,我覺得雨天是件很幸福的事情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們在雨里狂奔,累得氣喘吁吁後,我終于看見了那兩個人.一男一女,年齡和我相差無幾,上同班的同學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後來我知道了,他們的家和我們的家都很近,所以-----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以後我們四個人就一起走了,我叫航,你好.那個男的向我伸出手,微笑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看者他,神情恍惚.遲遲沒有伸出手,他尷尬地放下手,臉紅了卻仍在笑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那個女的說:我叫菲.表情冷淡.或許是吸取了航的經驗,她沒有向我伸出手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看見我的蔚哥哥看者他們很溫柔地笑,然後我突然就很難過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那時,蔚哥哥的牙齒已經很漂亮了,整整齊齊白燦燦的,再也不是當初有著突丕黑洞的小孩子了.可是我很懷念那個小孩,他會握住我的手放在他濃濃的眉毛上,柔聲對我說:你喜歡那就再摸啊.而現在的他不會了,他開始長大,有了漸漸帥氣的臉蛋和強壯的身體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那年他10歲,而我,終究沒有愛上雨天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以後公雞啼叫的剎那,我不再很迅速地起床,我會以種種的理由說服自己慢,慢,慢.然後達開門,忽視他們三個站在一塊絕美的匹配,我的位置似乎越來越卑微,甚至到了可有可無的地步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他們兩個男孩子會手舞足蹈地說著槍,大炮什麼的,菲也會不冷不淡的插上幾句,蔚哥哥看著她,眼楮明亮,淺淺地微笑.只有我,一個人遠遠地落在後面,出神地盯著腳上沾滿塵土的小鞋喃喃自語:蔚哥哥不喜歡幻幻了,他不要幻幻了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有時航會突然轉過身來看著我,他說:幻幻,你怎麼啦?我的蔚哥哥仿佛大夢初醒,急忙跑過來握住我的手,自責地說著:對不起,對不起,都是蔚哥哥不好,以後一定不會了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以後一定不會了.呵呵,多麼似曾相識的一句話.于是我也如當初的他一樣仰頭,沖他微笑:好,幻幻信你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可是,我想我的蔚哥哥腦子一定不好使了,要不然他怎麼會不管如何的信誓旦旦,下次,下次的下次也總是航轉過身來問我:幻幻,你怎麼啦?然後便是蔚哥哥無休止的道歉而他的理想也和原來不一樣了,現在的他更熱衷于打籃球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終于在我12歲那年,我越來越少地听見他嘴里喊出幻幻,而我,也開始改口叫他蔚.蔚哥哥三個字再也不會完全,它已經永遠對市諛母齜被的季節.而我漸漸明白,誓言是最容易變質的東西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又過了一個不冷不熱的一年.有一天,媽媽把我摟在懷里問:幻幻,媽媽帶你去別處讀書好不好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的眼前毫無預兆地閃出蔚那菱角分明的臉,我,要離開他了嗎?許久,我點頭,我听見我說,好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恩,幻幻真乖.媽媽高興地在我臉上親了一口,我推開她,向飄滿油菜花香的菜地走去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然後,我雙手合成喇叭的形狀,很用力很用力地喊:蔚—哥—哥,蔚—哥—哥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很輕很輕地說著:再見了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依賴我的蔚哥哥,可是,他不再是哪個我所熟悉的蔚哥哥了,他叫蔚,我沒有勇氣看著屬于我們所有的美麗腐爛,所以我必須離開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于是,在上學的路上,我對蔚說:我要走了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哦.他淡淡地開口,什麼都沒說.倒是航,一臉夸張地問:走?去哪?以後我們不能在一起了嗎?你開玩笑的吧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看著他,露出悲憫的笑,我說,是的.然後我轉身頭也不回地跑了,任憑航在身後一遍又一遍地叫著:幻幻—幻幻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那天,我沒有去上學,而蔚,至始至終沒有開口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終于還是失去他了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臨走的時候,天灰蒙蒙的,是一個適合分別的天氣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後來航來了,他似乎很疲憊.他的身後,是氣色很好的菲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來送你.他說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看著他,沉默不語.沒有蔚,沒有蔚,沒有蔚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突然他遞過來一只散發著竹子香味的東西:蔚去外婆家了,他讓我把這個送給你,希望你每天快快樂樂的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那是一只—馬,我的生肖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接過來,看見了菲嘴角泛起的冷笑:謝謝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不用,航笑了,以後,自己煤貿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嘴角上揚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幻幻,走了哦.媽媽坐在車里喚我.我哦了一聲,沖他們擺擺手,上車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車啟動了,車窗外,菲的眼楮莫明地發亮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幻幻—好好照顧自己—.航跟著車跑了起來,最終他的身影越來越小,然後消失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在這座城市習慣地生活著.期間斷斷續續听說了蔚的事情.他不讀書了抽煙,喝酒,打架,交女朋友,他長大一米八了,還是喜歡打籃球,他現在在體校,生活得很好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他的女朋友—是菲嗎?我問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是啊.你怎麼知道?可是沒多久就不知是什麼原因分手了,可惜了啦,一對金童玉女.友人無不遺憾地搖頭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是啊,是啊.我淺淺的笑出聲:多麼好的一對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很好,以自己的方式與中國的教育制度對抗著.很累,但不後悔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再後來,我終于知道了蔚那天沒有去送我的原因:他的指尖都是大大小小的傷口,他不想你擔心------其實他一直很擔心你啊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愕然,然後長時間地沉默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尾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五一放假,我剛過完了我15歲的生日,就一個人回到了老家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在我穿過長長的走廊時,我听見了籃球擊地的聲音,砰,砰,砰.那該上一雙多麼富有活力的手啊,就像蔚的一樣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忍不住隨著聲音望去,燦爛的橘黃色陽光下,一個男孩高高地跳起,投籃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中了,三分球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蔚,好厲害啊.一只同樣修長的手拍上了他的肩膀,男孩的臉上有掩不住的興奮:到時候,我們比賽可就有得看了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哼,他冷哼一聲,我不會讓你的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求之不得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愣在原地,直到他們的視線以極緩極緩的速度掃過來,然後露出驚喜的表情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看見蔚的嘴巴張了又合,合了又張,欲言又止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呵,還是和多年前一樣,那麼漂亮的五官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看著他,終于低下頭笑了,之後我頭也不回地穿過走廊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的青梅竹馬,永遠塵封在了那個陽光四射的大道上.而我珍藏了3年的竹馬,前兩天由于腐化嚴重,已經成為了一堆散發著濃濃酸味的爛竹.在扔掉它的一剎那,我一點心痛的感覺都沒有,反而長長地吁了口氣.有些東西是藏不住的.它會隨著時間的消逝,而被阻攔在記憶的門檻里,再也沒有一絲痕跡,就像我的竹馬,我的蔚哥哥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還是喜歡吃青梅,丟失了竹馬,我還有青梅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本文地址︰我的青梅,我的竹馬http://www.266x.com/a/46781.html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猜你喜歡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分類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作文: 返回列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作文: 碎碎記憶連成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聲明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、本網站發布的作文《我的青梅,我的竹馬》為開心作文網注冊網友原創或整理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請注明出處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、本網站作文/文章《我的青梅,我的竹馬》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,作者文責自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、本網站一直無私為全國中小學生提供大量優秀作文範文,免費幫同學們審核作文,評改作文。對于不當轉載或引用本網內容而引起的民事紛爭、行政處理或其他損失,本網不承擔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电玩捕鱼大富豪 手机炸金花微信提现 提现的棋牌游戏 底注1毛炸金花下载 手机棋牌捕鱼赢钱技巧 欢乐牛牛最新版 捕鱼之海底捞美人鱼 电玩捕鱼游戏 斗地主达人在线玩 哪个炸金花手游好玩 六六棋牌 棋牌苹果版牛牛 现金游戏手机版下载 捕鱼游戏可以赢钱提现 送金币的棋牌 真人斗牛游戏平台 888炸金花下载大全 抢庄牛牛可提现 跑得快现金版兑换 星力捕鱼上下分赢现金